主页 > B假生活 >《思想坦克》七一,我在令人流泪的香港 >

《思想坦克》七一,我在令人流泪的香港


2020-06-10


《思想坦克》七一,我在令人流泪的香港

本文作者为孟买春秋,原文标题:七一,我在令人流泪的香港,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我和香港认识不深,我知道的香港没有想要独立,但是如果有一天她想了,我不会意外。

週一一早下起间歇性的大雨,时有阳光,一股不安的气氛在湿热不流通的空气中瀰漫,难受极了。我们在中午前抵达位于铜锣湾的维多利亚公园,每年香港回归日的七一游行从这里出发,纪念六四的晚会也在这里。

我和丈夫在公园一角的小吃部坐下,高温让人汗如雨下。由于离出发时间还早,游行人群未到,公园里只有香港人反对的大湾区计划崭新帐篷,一早已经搭好搭满,为的是跟游行叫阵。扩音机震耳欲聋放着刘家昌的〈我是中国人〉,主持人声嘶力竭喊着 I love Hong Kong 却没人鼓掌唱和,也许因为没人捧场,主办单位接着放起黄飞鸿主题曲,但此时听来一样有洗脑功能。

我没想到这将是我连续参加游行四年以来最盛大的一次,更没想到入夜之后示威变调,镇暴警察用催泪弹清场。

人群开始慢慢往公园草坪集结,一个年轻男孩忽然喊了一句:一国两制!发大财!除了他身旁几个朋友笑了几声,周遭群众没人理会。同行的香港记者低声说了一句:中国人。这中国男孩倒是很赶得上台湾时事,我想。不久前一位中国记者说,他在香港的中国朋友对反送中游行的看法两极,不以为然的甚至会混入游行人群伺机喊两句洩愤,然后上网发布仇恨言论。

上次两百万人游行是在一名香港青年坠楼身亡之后,虽然他不是蓄意跳楼,意外却是他在商场楼顶抗争之际发生。所谓反送中是反《逃犯条例》修订,修订如果通过,港府可以将北京视为疑犯的人士送交中国。经过几番大型抗争,港府虽已宣布搁置条例修订,却不回应香港人全面撤回的诉求。

《思想坦克》七一,我在令人流泪的香港

至今不过半个月,两个年轻女孩相继跳楼死谏。游行前一晚午夜过后,陆续有一些暗示寻短的发言在社群媒体出现,所幸这些发言者都被找到。大数据调查公司指出,自杀关键字的搜寻在过去一个星期比先前跳涨数倍。

我们坐在维园小吃部看游行者聚集,有三五成群的学生,有带着小孩的年轻夫妇,有情侣,有看似在传统市场卖菜大排档送餐的中年人,也有白髮苍苍的老人家。而最让我感觉震撼的是有更多单独出现的人,什幺年龄都有,独自一人拿着各式抗议海报在公园旁,或坐或站等着出发,是一种悲壮的气氛。

游行前一天我们在香港外国记者会,记者会不定期在酒吧大厅展出新闻照片,六月配合展出的是 Images of Tiananmen and Beyond 天安门 30 週年纪念。即使事隔多年,这些血腥镇压照片还是让人怵目惊心。而七一入夜后有张示威者的涂鸦照片一样让我心惊不已:

和平游行没有用,这些年轻人是真心这幺想吧?两百万人上街都没有用了,还有什幺方式可以表达不满?这辈子住在鸽子笼似的小房间里已经注定无法改变的话,现在我至少可以上街到立法会里发怒,让全世界都看到;以后你想把我送去中国就送,现在我至少可以挣扎,最糟也不过就是这样,没有后路,不会更糟。

他们不是不知道胡椒水、催泪弹、塑胶子弹的威力,一定也知道万一定罪最高徒刑十年。在冷气间里键盘嘴炮的人是要多自以为是,才会以为他们不知道没想过,只是一窝蜂盲从起鬨!他们或许年轻少不经事,这点常识绝对有,且这种勇气是废中废老完全没有的。

出发后队伍在铜锣湾动弹不得,同伴不停传来位于金钟立法会的最新消息,放眼望去人人手机里全是冲撞立法会玻璃的影片,时有救护车经过就让人心头一惊,即使只是因为有人过热中暑。接着得到的讯息是请游行者自行决定,或按计划往游行终点前进,或往立法会外支持。我不是冲锋陷阵的人,觉得参与了表态了便打道回府看直播。

电视画面上示威者冲进立法会了,他们进入大厅了,他们立起没有暴民只有暴政的黑色布条,在墙上的满满涂鸦中赫然出现太阳花 HK,官逼民反。是不是警方设计放手让他们冲进去后想把他们关在里面,或是政府要造成暴民印象的阴谋已经不重要了。若是昨天进不去立法会,他们会在另一个时间攻陷另一个地方,这种官逼民反后的勇气让他们义无反顾。

《思想坦克》七一,我在令人流泪的香港

他们的确在立法会场喷漆涂鸦毁损墙上官员肖像,因为那是他们抗争的象徵以及对象。若是暴民,他们不会到处贴标语提醒不要破坏图书文物,不会拿了冰柜里的饮料留下买汽水的钱,不会在镇暴警察即将进场的最后关头哭着回到会场,把誓死不离开的伙伴抬出来一起走。

画面里的年轻人是有备而来的,他们戴着简易的口罩眼罩,或许是为了遮掩面貌,但更重要的是为了防範胡椒水、催泪弹,他们裸露的手臂上缠着保鲜膜,希望在镇暴警察进场时,能够稍稍保护自己。

我盯着电视看觉得心跳加速,虽然我不认为天安门事件会重演,港府甚至北京经不起。除非他们愿意让香港的国际地位毁于一旦,除非他们愚蠢的认为外资若是离开香港会转往深圳上海而不是新加坡,除非他们认为对香港的镇压会让国际间进而相信民主台湾也属于一党专政的中国。

我想到的是在台湾帮中国敲锣打鼓擦脂抹粉,说着一个中国是中华民国这种连自己都不信的鬼话,无视这一切还说两岸一家亲唯唯诺诺的自私政客们,有一种悲从中来的无力感。

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彻底失败,不论中国一厢情愿要给台湾的是和香港不一样的一国两制还是台湾方案。如果真有那幺一天,攻占立法会的画面终究会在台湾上演。因为如果连我们都无法接受,我们的下一代更无法忍受。

民主自由人权是他们与生俱来跟呼吸一样自然的事,父母老师都管不了他们了,要他们听从一个集权专制的政府?那幺,多年后无路可走的下一代就会缠着保鲜膜上阵对抗。因为我们这些废中废老觉得现在好好的不要跟人吵,因为到发生的时候,我们也许已经去了另一个地方,然后把一个专制的世界留给他们。

姑且不论秋后算账会到什幺地步,香港年轻人昨天已经打了一场全世界都看见的胜仗,虽然从攻陷到撤退让人心惊胆跳,也让人心疼不已钦佩万分。而他们给台湾的一课是:



上一篇:
下一篇: